四川村民向疫區捐萬元:汶川地震時很多人幫過我們

2020年02月13日 17:06地方新聞來源:http://www.ldplds.tw

家住四川成都雙流區彭鎮的68歲村民李學明最近有些“煩惱”,因為在1月30日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區捐了1萬多塊錢,老人常會迎來上門打聽捐款一事的鄰居,為了躲避追問,李大爺鎖住自家大門,天天從后門悄悄出入。如今,捐款的老人有話想說。

回憶初衷

汶川地震時受過別人幫助

從未去過武漢也要搭把手

北青報:您是做什么工作的?收入大概有多少?

李學明:我今年已經68歲了,一直生活在成都雙流這邊的農村,也沒讀過幾年書。我開過小飯館,養過豬。我60歲去做當地的環衛工,到65歲就不做了,我就安心在家生活。每個月有養老金600多,還有土地流轉租金、獨生子女父母獎勵,除了以前攢下的一些積蓄,現在一個月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。

北青報:您現在生活怎樣?

李學明:我住的房子不豪華,但是夠住,也寬敞。每天的生活就是種種菜打打牌,沒什么花錢的地方,孩子在廣州工作,也用不著我們操心,生活挺簡單的,晚上閑下來看看電視,關于這次疫情的消息,就是從電視上看來的。

北青報:以前去過武漢嗎?有親朋在武漢嗎?

李學明:我知道武漢那邊有好多人生病了,還很嚴重。我不知道武漢在我們這的東西南北哪個方向,從沒去過武漢,也不認識那邊的人。但我知道在汶川地震時,很多人都幫過我們四川人,那時我的房子被震塌了,重新修房子也受過別人的幫助,這次別的地方出現疫情,我們也要幫助人家。

捐款萬元

怕被人認出來遮得挺嚴實

去了鎮政府把錢一扔就走

北青報:您是什么時候去捐款的?收到收據了嗎?

李學明:去捐款的時候,我做了挺大的心理斗爭,就怕別人把我認出來,所以我戴了口罩戴了帽子,遮得挺嚴實的,去了鎮政府把錢一扔我就走了,我不會在意什么收據,我捐款本身就不想讓別人知道,就怕被別人說我是“愛表現”或者“抖機靈”,我真的沒想那么多。現在很多人問我捐款的事,我都說忘記了。

不過,回家之后我發現身份證丟了,第二天又回去辦身份證,結果沒想到被認出來了,他們給我拍了身份證需要的照片,還答應盡快幫我辦身份證,最后送給了我一包口罩,說是作為感謝。

北青報:為什么想著要捐款?捐10071元是有什么寓意嗎?

李學明:別的地方的人有苦難,那就要去幫助,這沒什么說的,我現在沒有什么花費,用不到錢,但是電視里那些生病的人,如果不幫助他們,他們挺不過來,那不難受嗎?捐10071沒有什么寓意,就是我把能拿出來的錢都收集到一起了,當時掏錢比較快,我不想讓別人攔下問這問那,所以也沒在意具體捐了多少,后來也是別人說才知道是10071元。

老人表態

我不糊涂自己有判斷

捐款如被退會很難受

北青報:有人說老人家生活不容易,不希望您拿出這么多錢,怕影響您生活,您怎么看?

李學明:國家拿錢救助那是國家的錢,我的錢是我自己愿意捐出來的,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,我覺得自己該出這份,就出了。我不糊涂,自己有判斷。當年汶川地震的時候不也是各地的人給四川捐款嗎?捐出去的錢是我的力量,我生活是不富裕,但是已經很滿足了。

北青報:如果捐款被退回來怎么辦?

李學明:捐這筆錢對我來說并不是什么負擔,我也不為了出名,如果捐款被退,我會特別難受,我也不允許退錢給我。疫情還在持續,我還想著能不能再去捐一點。

北青報:捐完這次款您自己現在還有積蓄嗎?

李學明:我平時生活比較簡單,吃飯穿衣都花不了什么錢,孩子在廣州工作也會經常給我買些東西回來,日子挺讓人滿足的。我這個人無論以前吃多少苦,都不會向別人低頭,更不會給別人添麻煩,我給疫區捐款就是想要幫助他們,絕不是為了要什么回報。

編輯:zhangxiuli
我要投稿
版權與免責聲明:
  1. 凡本網注明"來源:環保114"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于環保114,轉載請必須注明環保114,www.ldplds.tw。違反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2. 本網轉載并注明自其它來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,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轉載時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作品來源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
  3. 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等問題,請在作品發表之日起一周內與本網聯系,否則視為放棄相關權利。
一码中特大公开